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闽江浪花

这条江这座城这方校园,生活的浪花回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(原创)  

2011-11-06 00:06:23|  分类: 闽江纵横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秋日周未的傍晚,两位日藉教师与他们的几位外经贸学院日语班学生,相约同行,欲寻访福州的“柔远驿”(又称:琉球馆),因为那里有过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尘封历史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师生几位乘公交车“南公园”站下车,其中的学生均不是福州本地人,只好问路,然而,这福州汽车站附近,曾因立有“请用国货”牌而得名的国货路上,匆匆而过的行人,居然对就在附近的琉球馆也不甚了解,无法指路。清朝时还是藩属国的“琉球”等国,被日本吞并也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呵,而那时,大本营位于福州的闽安镇(今天的马尾区亭江镇闽安村)左、右营水师,所巡防的海疆,就包括了钓鱼岛在内的大片我国领海。

       疑惑之中,本来应当由国货西路的“十二桥”桥边走“琯前街”可直达琉球馆的师生们,却踏上了“后街”古老的石板小巷,而这段凹凸不平小石板路,可能是福州市中心地段仅存的最后一小节旧石板路了,已划入旧城改造的红线之内。正当他们再想问路时,不期遇上我。

       穿过一条窄窄的旧屋区小里弄,我带他们来到目的地——琯后街21号,现已辟为对外友好关系史馆。
       馆内,前脚刚送走一批来自长崎和那霸“久米村”华人后裔组成的参访团,后脚又迎来这几位日语班的师生。女教师是教日语口语的,她不时地与学生们用日本语交谈、讲解。男教师是学院教空手道的,攀谈中反复强调空手道是有源之术,其源自福州的“地拳”……
      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   ▲两位造访的日藉教师(后排中间)说,先前来过的日本那霸市友人告诉他们,只要找到“第二开关厂”的字样,此馆就在那里了。殊不知,时过境迁,“二开”早就倒闭关门歇业,代之以安置地铁拆迁等居家的高层公寓即将拔地而起。怪不得他们凭字样是找不着原址了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  ▲ 这是一栋单进两层,有前后天井的大院,正厅横梁上悬挂“海不扬波”横匾。这比喻太平无事的词,曾是古代跨越汹涌波涛来榕的琉球使者最喜欢的吉言。明·梅鼎祚《玉合记·枯海》:“吾闻太平之世,海不扬波,安有今日。” 清·陈恭尹《饶歌》也写到:“海不扬波万国通,三吴闽浙各乘风。”史料记载,现在修复的柔远驿约600平,仅仅是原鼎盛时期规模的1/10。柔远驿始建于明成化年间,含“怀柔远番”之意,是海外诸藩国使者、商人及随行船员来榕的寄寓之所。后来福州被指定为与琉球交往的专设港口,到柔远驿居住者多为琉球人,民间俗称琉球馆。康熙七年(1668年)琉球馆重建,嘉庆、同治年间大修。琉球馆鼎盛时,河口一带都是其范围,包括进贡厂、琉球馆、天妃宫和控海楼、崇报祠、球商会馆等,其后逐渐荒废。1981年福州与日本冲绳县那霸市缔结友好城市,琉球馆在原址西边的旧屋重修,近年,又有修缮和文物资料充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原琉球国的史料,都有力证明原琉球国诸岛屿中不含钓鱼岛及其周边小岛屿,钓鱼岛历来属于中国,决不容许得寸进尺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 ▲后天井一角。资料记载,1930年日本学者到琉球馆考查,馆内还留有琉球人亡灵牌位900多个。1981年重建后,这里陆续存放了考古收集的一些琉球人古墓碑等石刻文物。

 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 ▲两位日藉教师饶有兴趣在观看刚刚离开的“久米村”后参访团成员留下的题字。慢了一步,没见到参访团一行人,但我们想像他们与福州本地人并无两样。他们是来崇善宗亲的。据《明史·琉球传》记载,1372年,琉球中山王察度向明朝朝贡。1392年(洪武二十五年),明太祖为方便贡使往来,赐闽中舟工三十六姓。这些多为汇集在小万寿桥河口渡一带36姓人家,移民到达琉球后,在那霸港附近的浮岛上建“久米村”定居。闽人三十六姓多为航海家、学者或其他拥有一技之长的人,他们在琉球负责航海、造船、外交文书的编写、翻译、对华贸易等事务,因此当时在琉球社会中地位较高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  ▲  馆内陈列有福州与海外之间外交、文化、贸易等各种往来的文物和其他展品,其内容不仅限于福州和琉球间的往来交流,还包括了明代以前的福州对外交流历史。马可波罗、日僧空海和尚、郑和福清隐元禅师等等。与福州对外交流有关系的人物事迹都在展览之列。       正厅主建筑的楼下西厢房,陈列着福州海外交流历史的文字和图片介绍以及实体文物展览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 ▲当老师和学生们看到展室里的“中国塔”——马尾罗星塔的古旧照片时,显得特别兴奋,因为现在的外经贸学院就在马尾开发区的亭江镇,大家都去过罗星塔公园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 ▲  东厢房和二楼,陈列有中琉和中日友好交流的展品。古代琉球国的赠品,琉球国使者在福州的相关碑刻和福州书法、武术等传播到琉球等诸番国的史迹与相关文物,多在楼上展出。图为来自长崎的日藉空手道教师向学生们介绍说,现在古琉球国那霸首里城,只修复到古代画图中的上半部分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  ▲ 楼上的展厅从福州与那霸的地理位置开始,介绍明清时期福州与琉球的交往史。那霸,是古琉球国(日本国冲绳县)的首府,自永乐年间,明王朝开始在册封与进贡的形式下与其开展友好往来。中国派往琉球的使者,照例先到福州,而后泛海抵达琉球那霸港,登岸进城。明成化以后琉球来的使者,亦乘海舟先航福州港,然后取道进京,福州水部门的河口,即是琉球贡船停泊之处,琉球馆则是他们的下榻之所。于是,这一带因有海外商贸交易而商贾云集,盛极一方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▲古琉球国那霸首里城俯瞰图。(现今只修复图中上半部分)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这些书法与我国何其相似乃尔。“石敢当”避邪石碑也是从福州引出的,至今福州各地都有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  ▲看着这些书法拓字,史实图表,感受到对外交往史真是源远流长。由于明清两代对这些诸藩国实行的怀柔政策,事实上往往是贡少,朝廷赠丰,民间商贸则更频繁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展示出的移居琉球的闽人36姓氏,清晰地提醒我们,隔海之外的那个久米村,还有我们福州同宗同祖的乡亲,几百年前是一家。至于空手道的几个流派,均源自福州的武术。经福州有关部门的努力寻找,有的流派找到始祖,有的还在寻找。展厅里还展出空手道“上地流”之祖,福州的地拳武术高手“周子和”使用过的大刀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19世纪道光年间,福州籍官员林鸿年出使琉球,琉球王赠送他一颗如斗大的珍贵“牡蛎壳”实物,为馆内重要珍品之一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考古发现的与柔远驿相关记载的碑刻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从展出的文物可看出,一依带水的邻邦间曾经的文化交流和融合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▲作为来传授空手道的教师,看到空手道大师的学术著作在武术的故乡展出,当然也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  ▲1980年代后,福州市的友好城市——日本冲绳县那霸市,赠送的纪念品陈列在一楼的东厢房,其中有冲绳的漆盘,那霸市的芭蕉布、茶具和丝织品等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外藉教师指给学生看的是这件赠品中,他所传承的空手道流派的组织名称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▲陈列的书籍为日本空手道名师的武术及 研究中国武术文化的专著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师生们观看讲解来自日本的瓷器茶具等生活用品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外籍教师很认真地看展,尤其是那些中国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开展对外交流活动的实物与图片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走出柔远驿,师生们再次在馆前合影留念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▲当我推荐他们可以到附近的河口万寿桥看看时,他们颇有兴趣,于是就领他们来到古桥头。古时的琉球国贡船就停泊这里的河口渡。

走进福州的柔远驿 - 闽江浪花 - 闽江浪花

       ▲师生们很高兴又见到一处相关的史迹。 他们本想在附近走走,如天后宫呵,路通桥呵等等,可是天色渐晚,老师也要和学生们一起乘公交车,去江滨一家料理店订吃晚餐,离开时,外藉教师还不忘掏出相机对着万寿桥全景拍一张,然而暮色榕荫中的影像估计也是模模糊糊的了。

       我自任向导不足一小时,却留下一串思考:同样是第一回走进柔远驿,年轻的外教来福州授课,显然是预先备足了功课,不仅对友好人士外赠的展品了如指掌,而且对中国、对福州的历史文化有所知晓,如,他们也知道郑和、石碑“石敢当”,一眼就认出了福州的地拳武术名师的头像和名字等等。而与他们同辈的福州年轻人,是不是也都能了解这些本土的历史文化呢?福州的城市精神,是林则徐的名言: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在漫长的对外交往中,福州写下了不少对外友好篇章。而古琉球等诸藩属国,又是怎样地在晚清国势由强转弱时消亡的?空手道作为健身体育项目,在世界许多地方“大行其道”,而其源头福州的地拳,好多密技几近失传,还能雄风再展吗?我这算是老福州,本应我解说的多,而却是外藉教师解说的多呵。比如,不看说明,我一见日本的漆器就说成是福州的脱胎漆器,好在老外不大注意也听不太清楚。想来,还有人多少会联想式口误,还有多少福州人不知道“琉球馆”在何处吧。

       我想,我们的家乡福州,有好多优秀文化需要一代代传承与发扬。


 


您还可以点击这里的相册:《福建外经贸学院教师寻访闽安镇》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3)| 评论(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